bet9九州官网入口

[亦舒、李碧华逸闻]

亦舒、李碧华逸闻
现在在香港,亦舒、李碧华两位女士都是大名鼎鼎的作家,有幸知道于微时,无妨谈谈两人逸闻,作为茶余酒后谈助。

  先来说亦舒,谁都知道是倪匡小妹,跟哥哥相同,热爱舞文弄墨。哥哥甫入报坛,一往无前,不多即一步登天成名家,后更以卫斯理科幻小说独步于时,名利双收。妹妹看到心痒难熬,想写文章,请教倪匡,认为会拉一把,岂料,倪匡一端脸道“写文章,要靠自家本事,人家给我体面,用侬稿子,看勿出侬真功夫,哈哈哈!”显着不肯出手相助。好个镇海亦舒,率性硬,心想:阿哥侬勿出手,我自家来!哼!银牙一咬,写文章投杂志。倪家有文才,刊登了。小亦舒喜从天降,由是住不了手,很快便有微名。亦舒善写明星专访,刊于邵氏《南国电影》《香港映画》,文笔刁钻辛辣,人物活龙活现,发问明星,往往击其要害,令对方哭笑不得。这种带锋连芒的文娱拜访,仿照者众,最神似者,乃笔名阿吉的林冰。
  常写拜访,难成气候,改弦更张,撰小说。《姊妹》《幸福家庭》纷繁刊载,即为金庸相中,在《明报》连载。一登龙门,身价百倍,《家明与玫瑰》中的家明,竟成千万读者偶像,亦舒步倪匡之后,变身名家。名作家亦舒,人不高,脾气烈,喜与人争。我有过不快体会,某趟饭局,座上各人,聊起大材小用,亦舒一听,咬定怀才必遇。无人敢以应,独有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,举落魄士林的卫聚贤教授相驳,以证怀才未必得遇。两边针锋相对,争个不休,局面为难,要劳东道主何大姐出头调停方止。过后,亦舒骂我井底蛙,我不怒反喜,坦率性质,总比背面捅刀子好!提到亦舒谈恋爱,足以轰天动地泣鬼神,跟影星岳华相恋,偶有争论,肝火大盛,竟拿剪刀,将岳华挂在衣柜里的西装全剪个稀巴烂,害得岳华有门出不得。亦舒寻求者众,惟只心仪一个小伙子,是谁?就是游侠姜大卫,他的电影全铭记心中。
  李碧华嘛,比我年小,出道早,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已投稿《幸福家庭》,那是明报总经理沈宝新兴办的一份妇女综合性月刊,张翼飞任主编,副主编是谊兄黄仲鸣。某日谊兄收到一通稿件,拆开看,未看内容,已瞠目骇然,本来全文用绿色墨水笔书写。用心看下去,写得不错,所以下期刊发。用绿墨水笔写稿的新人,正是李碧华,一投得手,稿浪绵绵,月刊为她辟专栏《意有未尽》。可以说黄仲鸣是李碧华的伯乐,对她日后的创造起了启蒙效果。
  李碧华后转写小说,首先运用穿越桥段,布局怪异幽玄,情节曲折离奇,《胭脂扣》《秦俑》宣布后,全数搬上荧幕,反响火热。而此刻的小碧华,已系有名的女作家矣。我有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拜访李碧华于湾仔艺术中心咖啡室,小个子,黑皮肤,明慧黠智,词锋锋利,遂戏称之为“小辣椒碧华”,也不认为忤。不同于一般女作家,不喜出风头,最厌烦摄影,摄影师举机欲拍,一手掩脸,一手猛摇:“不要拍不要拍,大哥,托付你!”因此目击过碧华庐山真面目的人不多。碧华爱促狭,知我偶作嫖妓,来电时,七步之才:“沈老板,我是‘杜老志’舞厅碧华,有空来助威!”辨声已知其捣蛋模样儿。我回敬:“碧华小姐,只需你上班,沈老板必定天天送花牌!”彼此大笑。四十多年未见,小碧华业已成大碧华。刘克庄有诗云:“无复拿舟乘大雪,有时倚杖送停云。秋来迳草深三尺,谁伴青灯缉旧闻。”老友难忘!(沈西城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